<optgroup id="0saii"></optgroup>
<optgroup id="0saii"></optgroup>
<option id="0saii"><tr id="0saii"></tr></option> <code id="0saii"><small id="0saii"></small></code><center id="0saii"></center>
<samp id="0saii"></samp>
<optgroup id="0saii"><small id="0saii"></small></optgroup>

柬埔寨電網建設提速 煤電投資將超清潔能源

信息來源:南方電網報  發布時間2022-05-10

  自2007年以來,柬埔寨政府為緩解電力供應短缺局面,積極實施“電力優先”發展戰略,大力推動電力建設,自主供電率顯著提升。中資企業積極參與助力柬埔寨電力發展,涉及發電、輸配電、電力施工等多個領域,橫跨火電、水電、太陽能等多種電站建設。圖為達岱水電站庫區。 (來源:中新社)

  近年來,中國與柬埔寨雙邊經貿規模不斷擴大,中國已連續多年成為柬埔寨最大外資來源國。商務部數據顯示,2020年中柬雙邊貿易額95.6億美元,同比增長1.4%。中柬在電力、農業、旅游開發、經濟特區、信息通信等領域的投資合作取得積極成果,為柬埔寨經濟社會發展作出重要貢獻。

  受疫情影響,近兩年柬埔寨經濟增速有所下滑。2020年柬埔寨國民生產總值(GDP)的增速-3.5%,為近20年最低。近一段時間以來,柬埔寨疫情控制效果明顯,加之柬埔寨政府有效的財政激勵措施,該國經濟逐漸開始復蘇,2021年11月,柬埔寨重開國門,經濟和產業鏈恢復常態,2021年該國GDP增速為3%。同時,該國提出大力投資水電廠和太陽能電站,缺電問題有所緩解。

  1 投資環境

  1.國家概況

  柬埔寨位于亞洲中南半島南部,東部和東南部同越南接壤,北部與老撾交界,西部和西北部與泰國毗鄰,國土面積18.1035萬平方公里。柬埔寨人口分布極不平均,首都金邊及周圍較為發達的省份人口最為稠密。聯合國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3月底,柬埔寨全國人口約1710萬,但城市化程度較低,截至2019年,仍有76.2%的人口居住在農村地區。

  2010—2018年,柬埔寨一直保持較快的經濟增長速度,GDP年均增速達7.2%。柬埔寨官方數據顯示,制造業和建筑業已成為柬埔寨經濟的主要推力。然而,該國目前仍是亞洲人均GDP水平最低的國家之一,是世界人均GDP水平的1/7。

  2.能源資源情況

  柬埔寨煤礦蘊藏量不多,僅西北部地區存量較豐富,工業開采價值不高,煤炭主要依賴進口。柬埔寨的石油、天然氣的勘探起步較晚,截至2019年,石油產品完依然全依賴國外進口。

  柬埔寨水力資源豐富。據官方統計,柬埔寨境內有60個潛在水電開發地點,水電蘊藏量達10吉瓦,其中50%的水電蘊藏量位于湄公河干流,40%在支流,10%在湄公河外的西南地區。目前,柬埔寨已建及在建水電站裝機容量1330兆瓦,約占總蘊藏量的13%。近年來,該國水電發電量大幅度增加,已從2011年的51.5吉瓦時上升到2016年的2567.9吉瓦時,擴大近50倍。

  柬埔寨太陽能資源豐富,平均日照時長達6—9小時,平均日太陽輻射量為5千瓦時,約有1400公頃的土地適宜發展太陽能。世界自然基金會估算,柬埔寨潛在可利用的光伏資源達1吉瓦。

  除水電、光伏之外,柬埔寨的生物質資源也比較豐富,是居民日常生活中很重要的能源。目前仍有66.7%的家庭使用生物質爐做飯,其中,62%的家庭使用木柴作為主要燃料來源,5%的家庭使用木炭。

  2 電力市場概況

  1.能源電力結構

  柬埔寨當前的電力結構以水電為主,煤電次之,生物質能和光伏發電占比較小。截至2021年,柬埔寨大型水電的裝機量占全國總裝機量的一半以上。但該國對其它非水可再生能源的利用能力相對有限,裝機占比不足5%。該國的第一座光伏發電站在2017年建成,裝機容量為10兆瓦。為解決柬埔寨旱季水力發電不足的問題,近年來柬政府開始推動煤電發展,并批準了多個煤電項目。截至2021年,柬埔寨境內發電裝機達到3033兆瓦,2022年預計漲至3116兆瓦。東盟經濟研究院的數據顯示,2025年以后,柬埔寨的煤電裝機量將超過水電裝機量。

  2.電力運營機制

  柬埔寨礦產和能源部負責牽頭制定柬埔寨各能源部門的政策、戰略計劃和技術標準。柬埔寨電力局是電力監管機構,負責發布電力市場運營的法規和程序,頒發許可證,并設定電價。電力局會定期檢查電價和其他相關收費,以確保終端用戶用電價格合理的同時,又能為投資者帶來足夠回報。所有發電廠、供電商和配電商都必須獲得電力局的許可。

  柬埔寨國家電力公司(EDC)負責在全國范圍內以非壟斷方式進行發電、輸電和配電。國家電力公司的大部分電力輸送到金邊和主要的省級城鎮。

  農村地區的輸發電工作則主要由農村電力公司負責,其職責主要包括促進私營部門參與農村發電。農村電力公司主要由私人電力公司組成,其中一部分私人電力公司自己發電然后進行電力分配,另一部分從EDC和私人發電商購電然后再進行電力分配。

  3.電價分析

  據柬埔寨國家電力局發布的2021年度報告,柬埔寨終端電力價格仍位居東南亞榜首,2021年柬埔寨平均電價是越南的1.5倍左右。

  針對電價過高的現狀,自2016年以來,柬埔寨國家電力局制定計劃,逐年下調標準電價。2020年,柬埔寨國家電力局與能礦部聯合推出《2020—2021年電價減免和電費支付方式改革實施計劃》,對各類供電制定“標準價格”。

  例如,2021年,由柬埔寨國家電網供應的電力的標準價格是0.117美元/千瓦時(約合人民幣0.74元/千瓦時),其中金邊市和達克茂市標準電價為0.132美元/千瓦時(約合人民幣0.84元/千瓦時),這兩市以外地區的標準電價為0.121美元/千瓦時(約合人民幣0.77元/千瓦時)。

  而居民用電單價分為4個價格區間:最高區間為每月用電200千瓦時以上,單價為730瑞爾(約合人民幣1.14元);最低區間則為每月用電在10千瓦時以下,單價為380瑞爾(約合人民幣0.6元)。

  2021年,國際煤炭價格的逐步上揚給柬埔寨的電價下調計劃帶來了較大壓力。柬埔寨電力局局長高拉達那曾公開表示,雖然柬埔寨對電價調整作出了相關計劃,但因為國際煤價漲勢明顯,未來柬埔寨的電價很可能維持不變,而不會繼續下調。

  4.中國在柬埔寨的電力投資

  近年來,中國資本越來越多地進入柬埔寨。2002—2017年間,中國投資占柬埔寨全部外資投資的23%。在能源領域,中國參與了柬埔寨境內多座水電站、煤電廠和輸電站的投建。截至2021年,包括華電、中國水利水電等企業共在柬投資了7座水電站,總投資金額達24億美元,占當年柬埔寨總發電量的64%。

  煤電方面,截至2020年底,中國以股權投資、工程總承包和設備出口形式在柬埔寨參與了2505兆瓦的煤電項目建設。2021年3月,柬埔寨再次批準5個總價值為13億美元的燃煤電廠項目,其中多數為中國企業投資。

  5.柬埔寨電力發展規劃

  柬埔寨電力工業基礎薄弱,尚未形成全國統一的電網系統。已有電網布局較為分散,覆蓋區域集中在首都金邊等主要大城市的周圍,部分地區(特別是農村地區)還未完全實現電網覆蓋。且電力供應質量不穩定,無法保證24小時穩定供電。

  近年來,柬埔寨政府對于電力發展的重視程度有所提升,尤其是在農村電力化戰略規劃制定方面。自2005年起,在國際社會的資助下,柬埔寨政府陸續實現各大發電廠與230千伏和115千伏的高壓輸電線路,以及22千伏的中壓輸電線路的連接,同時還將電網擴大到偏遠地區,以向這些地區提供更便宜的電力。

  2015年,柬埔寨高壓輸電系統初步成型,通過30個變電站為全國19個省份提供電力,并陸續實現與越南、老撾和泰國聯網。根據柬官方原有規劃,到2020年,柬埔寨每一個村莊都將能夠獲得任何類型的電力供應;到2030年,國家將可以為90%以上的城鎮居民提供穩定的電力供應。但受疫情影響,2020年的農村電力計劃并未實現,截至2020年末,仍有占總數2.61%的村莊未獲得電力供應。

  在電源方面,根據能礦部2019年發布的《基本能源規劃》報告,預計未來10年柬埔寨的經濟發展增速為7%?;诖嗽鏊?,預計到2025年,EDC和獨立發電站的總裝機容量將達4237.27兆瓦,較2018年裝機量增長64.2%。其中煤電為1773兆瓦(41.8%),水電為1506兆瓦(35.5%),非煤火電251兆瓦(5.9%),可再生能源為284.77兆瓦(6.7%)。

  3 市場分析

  1.投資柬埔寨電力市場優勢分析

  目前,柬埔寨在火電和太陽能等非水可再生能源發電方面均有一定的建設空間和開發潛力。同時,考慮到目前柬埔寨在輸變電端建設的缺陷,投資者可考慮參股配套的輸變電類上下游項目。

  隨著此前柬埔寨政府已批復的電力項目陸續落地,裝機容量將持續增長,柬埔寨對電網的依賴度將有所提升,基礎設施建設的逐步完善也將進一步刺激用電需求,增加電網投資的回報率。

  2.投資柬埔寨電力市場風險分析

  企業需緊密關注柬埔寨政治風險。關鍵反對黨解散及首相洪森對柬埔寨政局長期主導局面或影響柬埔寨政治系統內部制衡,而外界對柬埔寨政治系統的質疑或將影響柬埔寨優惠貿易準入和外商直接投資流入,進而削弱柬埔寨經濟增長。

  企業需關注柬埔寨境內非政府組織(NGO)的力量,柬埔寨境內的眾多非政府組織可深入到柬埔寨政策制定和具體項目開展中,其中不乏一些由西方國家主導的非政府組織。由于柬埔寨在環境法規方面并不完善,因此易因環境問題引發糾紛。

  此外對投資者而言,隨著全球能源轉型進程的推進,在柬埔寨投資火電項目除面臨更為突出的資源環境風險,還需正視其他潛在風險和挑戰:

  (1)長期的投資風險。長遠來看,相較于光伏和風電等可再生能源,煤電的韌性和可持續性更差,且柬埔寨政府也有促進可再生能源發展的規劃。由于疫情對柬埔寨經濟影響較大,預計近幾年柬埔寨電力需求將有所下降,新建煤電項目將會加劇電力冗余和產能過剩等問題,加劇成為沉沒資本的風險。

  (2)電價支付政策的潛在風險。目前柬埔寨沒有固定的購電協議條款,若柬埔寨政府和企業簽訂的協議中包含“照付不議”條款,則意味著柬政府將承諾企業電源年最低利用小時數,并根據最低凈輸出電量支付企業電費。對投資方來說,“照付不議”是收回成本的保障,但對柬政府來說則會增加負債風險。柬埔寨對于“照付不議”合同持謹慎態度,以免國家陷入外債高筑的困境。但對資方而言,沒有“照付不議”協議的保障,蒙受損失的風險將大大提高。

  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 蔡譯萱

中国人免费的片,女教师裕美动漫在线看,强壮公么夜夜高潮口述过程
<optgroup id="0saii"></optgroup>
<optgroup id="0saii"></optgroup>
<option id="0saii"><tr id="0saii"></tr></option> <code id="0saii"><small id="0saii"></small></code><center id="0saii"></center>
<samp id="0saii"></samp>
<optgroup id="0saii"><small id="0saii"></small></optgroup>